<ins id='s40yl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s40yl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s40yl'><strong id='s40y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s40yl'><div id='s40yl'><ins id='s40y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s40yl'><strong id='s40yl'></strong><small id='s40yl'></small><button id='s40yl'></button><li id='s40yl'><noscript id='s40yl'><big id='s40yl'></big><dt id='s40y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40yl'><table id='s40yl'><blockquote id='s40yl'><tbody id='s40y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40yl'></u><kbd id='s40yl'><kbd id='s40yl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s40yl'></dl>

      3. <span id='s40yl'></span>
        <acronym id='s40yl'><em id='s40yl'></em><td id='s40yl'><div id='s40y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40yl'><big id='s40yl'><big id='s40yl'></big><legend id='s40y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s40yl'></i>

          仔仔電影網已是深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已是深夜,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,心有所向,但也隻好躲在傢中擺弄擺弄自己的玩意兒,等待困倦。

          我喜歡這種深夜的安靜,若不困倦,那就是享受,可以安靜的思考問題,也可以安靜的創作一些作品,並不一味百度戰曲的沉迷於夢境之中。

          最近總感覺自己原地不動,大腦經常一片空白,雖然在生活中我個人屬於那種木訥的人群之一,遇事反應慢,沒有感覺,事後卻總想的明白,吃虧上當被人騙是常有的事情,有一個受人欺負的脾氣,也就一切好說好說。

          我不喜歡占他人便宜,也不喜歡占小便宜,但人都有欲望,在欲望面前有時就忘瞭自己厭惡的行為,成吉思汗做完之後在後悔,在教誨自己下次一定不會這樣瞭,可往往依舊如此。

          很長一段時間大腦是空白的,就是不知道該去想什麼,喜歡放空,坐在那裡,兩眼一直,大腦一片龍嶺迷窟空片,什麼也不看見,空空如也,自在遊弋。

          總在想,若給我一片荒漠,我該怎樣生存,享受瞭孤獨,卻讓生命置之生死之間,生命的考驗卻讓我有些退卻,但是孤獨卻讓我獨自前行,用我的足跡去尋找荒漠中的綠洲。

          靜靜日歷思考,讓靈魂置身與另一個世界,一個自己建造的世界,那裡有我,有我保護的人,也有我珍惜的事物,更有我不敢天使與龍的輪舞表現的自己,其實每個人都是多面的,若有一面我覺得挺悲的,太過於單調,偶爾尋找刺激,偶爾沉悶,自己跟自己調調情總好過把手伸向罪惡。

          由於這段時間擺弄菩座頭市大戰鐵血戰士提子,很多人認為我是一個文玩商人,其實我不是,主要還是玩,因為我做不瞭真正的商人,說的不好聽,商人畢竟無奸不商,我實實在在的“奸”不起來,多掙別人一點,心裡就不好受,有玖草堂天天愛在線播放時性情一上來也就送瞭,不過擺弄文玩這種東西確實有意思也有意義,修生養性的玩物,我想這就是中國人的情結。

          我的工作是教小孩子畫畫,這份工作挺好,我並不在乎每個月能給我多少錢,能和自己的愛好有關,這就是件很美好的事情,而且天天和小孩子打交道,開心又單純,真的不錯。

          有時我也會很厚臉皮的告訴他人,我是個畫畫的,現在想想真是羞愧,畫的不怎麼樣,卻有個高姿態,雖然沒願意畫沒有意義的作品,但也畫不出真實的景象和人物,真是羞愧羞愧,話說回來,能畫畫真是件好事,眼前的世界不美,我可以畫一幅美的世界,對面人在偽裝,我可以畫出他的本性,而我,卻畫不瞭自己的未來。

          有些和我相識的人總拐彎抹角問我要畫,我若直接拒絕,人傢說我不講情意;若我開口要錢,人武漢敲鑼救母女子痊愈傢說這是給我面子,我無話可說,隻是彎不下我這小腰板,你若看好,我願相送,這是遇知音;你若看好,我卻遲遲不應,這是無共鳴。

          我隻畫藝術品,賦予靈魂和思想的作品,雖沒有肉體,卻能牽著你的手,為你指明方向,我想這就足夠瞭。

          深夜賦予瞭寂靜和孤獨,也奪走瞭光明,隻願明天太陽東升。